王仲德

(南朝刘宋名将)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本词条缺少概述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王仲德(367年—438年),晚渡北人,原名王懿,字仲德(渡江后,为避司马懿名讳,以字行世),自称太原郡祁县(今山西祁县)人,东晋末年到刘宋前期名将、刘宋开国元勋。
王仲德沉稳谨慎,文韬武略。东晋末年,追随刘裕北伐南燕,平定卢循,征讨荆州,北伐后秦,抗击北魏,屡次担任前锋,勇冠三军,功冠诸将,授征虏将军、冀州刺史。刘宋建立后,拜为左将军,出任徐州刺史,都督淮北七州军事,晋封新淦县侯。
宋少帝景平年间,王仲德率军抵御北魏进攻。宋文帝元嘉年间,参与元嘉北伐,王仲德对于北魏敌情的正确判断,没有得到统帅到彦之接受。宋军战败南撤后,王仲德又与檀道济率军北上救援滑台,斩杀北魏济州刺史悉烦库结,粮食用尽而退回。元嘉九年(432年)起,王仲德担任镇北大将军、徐兖二州刺史,宋文帝将边关军务全部委托给他,北魏数年未犯境。
元嘉十五年(438年),王仲德病逝,终年72岁,谥号为“桓侯”。
本    名
王懿
别    名
王仲德
所处时代
刘宋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太原祁县(今山西祁县)
出生日期
367年
逝世日期
438年
主要成就
随刘裕南征北战、辅佐刘裕建宋、镇守边境抵御北魏、参与元嘉北伐

王仲德人物生平

编辑

王仲德早年经历

王仲德,原名王懿,太原祁县人,自称汉朝司徒王允的弟弟、幽州刺史王懋的七世孙。《宋书》根据渡江后的自述,记载: 他的祖父王宏在石季龙做官,父亲王苗跟随前秦苻坚做官,都达到二千石的级别 [1]  ,然而真实性可能存疑。对于出身魏晋高门太原王氏的真实性,因没有直接的系谱证明,当时南方的高门士族都不采纳,以为冒充。
王仲德少年的时候性格沉稳,有主意和智谋,侍奉母亲很恭谨,学问通晓阴阳,精解声律。公元383年,前秦苻坚淝水之战失败后,王仲德年龄十七岁。他和他的哥哥王元德一同发兵起义,和慕容垂作战失败,王仲德受了重伤逃走,和家属失去了联系。路上经过一个大泽,被困住不能离去,躺在林子里。有一个小孩穿着青色的衣服,年龄大约七八岁,骑着牛正在走路,见了王仲德吃惊地说: “这位汉子吃饭了没有?”王仲德说肚子很饿,小孩走了,过了一会又返回来,拿了饭给他吃。吃过后想走,却下起了暴雨,看不见路径,有一条白狼来到跟前,仰天叫着,叫罢衔起了王仲德的衣服,于是渡水,王仲德随在它的后面,也得以渡过,与哥哥王元德相遇。他们渡过黄河到了滑台,又被翟辽所挽留,让他做将帅。 [2-3] 

王仲德南归东晋

几年以后王仲德想要南归,于是便丢开翟辽奔往泰山。翟辽的骑兵追赶得很急,仲德夜间行走忽然看见前头有熊熊的火炬在引导着他们,借着火光走了一百来里才得以逃脱。 [4] 
东晋太元末年(396年),王仲德和王元德两兄弟迁居彭城。兄弟名字犯了晋朝宣、元二帝的忌讳,所以都以字行世。北方重视同姓,都称做骨肉,有远来相投的人,无不竭力赡养和相助。如果有一个人不到的,就被认为是不义,不为同乡人所宽容,王仲德听说王愉在江南十分显贵,是太原人,就远来投奔王愉。但因他无法证明与王愉同祖,王愉接待非常微薄,于是王仲德便到姑熟投奔了桓玄 [5-6] 

王仲德投奔刘裕

元兴二年(403年),桓玄篡位,王仲德见到了辅国将军张畅,说到了这事。王仲德说: “朝代更迭自古即有,确实不会限于一个家族,可是今天新起为君的,恐怕不能够成就大事。”次年,刘裕密谋反攻桓玄。王仲德的哥哥王元德果决刚劲很有谋略,刘裕十分了解他,把举义的事情告诉了他,让他在京城建康举兵袭击桓玄。王仲德听到了他们的谋划,对王元德说: “天下的事情不可不保密,而且兵也不以迟缓巧妙为贵。桓玄性情没有远虑,喜好夜晚出入,现在捉他正需要一个勇士的力量。”事情秘密泄露,王元德被桓玄杀死,王仲德逃走。正遇上刘裕率军攻克了京师建康,王仲德抱着王元德的儿子王方回出来迎候刘裕,刘裕在马上抱着方回,与王仲德相对痛哭。刘裕上表追赠王元德为给事中,封为安复县侯,任命王仲德为自己的镇军府的中兵参军。义熙四年(408年),刘裕由镇军将军转为车骑将军、中军将军时,王仲德亦随府迁转,继续担任刘裕霸府中的中兵参军(刘裕霸府中兵曹主官,掌府中直属之军,并佐府主掌兵政) [7-10] 

王仲德南征北战

义熙五年(409年)四月,刘裕北伐南燕,王仲德担任北伐前锋,逢有战斗就战败敌人,前后打了二十多场大小战事,尽皆获胜。次年,北伐军成功灭亡南燕,收复山东。 [11-12]  王仲德进号为“建武将军”。 [13] 
义熙六年(410年),卢循乘刘裕北伐南燕之际,出兵北上攻打东晋,接连击败何无忌、刘毅,进而逼近京师建康。刘裕当时虽然及时回防建康,但手下士兵都是刚刚从南燕出征回来,可作战兵力才数千人,兵力远远不及聚众达十万的卢循军,故当时京师建康中的很多文武官员建议迁都回避,只有王仲德脸色严正地说: “当今天子对着太阳、面向南方,各位明公著名当世,共同辅佐,新建大功,威震四海。妖寇猖狂,是趁欧宝体育远征,一旦凯旋入京,他们将自行逃散。如果今日投向草莽,则和匹夫相同,匹夫来发号令,怎么能有权威?这种计谋如果能够确立,在下请求从此告辞。”刘裕听后很高兴,最终决定坚守建康,并让王仲德率军坚守越城抵抗卢循进攻。卢循后率军进攻越城,结果久攻不下,于是从蔡洲方向南撤,留下部将范崇民率精兵五千、战舰百余,占据南陵,设防,以堵截刘裕军反击。刘裕于是派王仲德率众追击卢循,加王仲德为“辅国将军”。 [14]  王仲德率军于南陵,大破范崇民,击溃卢循军布下的防线,烧毁其船舰,收编其散兵。 [15-16] 
义熙七年(411年),刘裕统领大军正式反攻卢循。刘裕先派王仲德率领二百艘舰船往吉阳设防,断绝卢循军的去路。 [17]  卢循、徐道覆见去路被断,便率军,乘船顺水而下,试图猛攻晋军大本营的雷池,刘裕统军抵御,并火攻卢循军,卢循军大败,退回浔阳。随后,刘裕召回王仲德让他还担任前锋,率军追击卢循。 [18]  晋军追至左里,卢循在左里设置栅栏隔断江面。刘裕亲统大军与卢循在左里展开决战,王仲德率前锋部队在前冲锋陷阵,突破卢循布置的栅栏防线,随后又击溃徐道覆,其余各路晋军乘胜追击,卢循乘小船逃走。经此一役,卢循军主力消亡殆尽,大势已去。王仲德功劳冠于诸将,刘裕上表为王仲德彰功,封为新淦县侯。 [19-21] 
义熙十二年(416年),刘裕北伐后秦,晋升王仲德为征虏将军,担任冀州刺史,督前锋诸军事。冠军将军檀道济、龙骧将军王镇恶开向洛阳,宁朔将军刘遵考、建武将军沈林子出往石门,宁朔将军朱超石胡藩开向半城,都受王仲德的统率。 [22]  王仲德率龙骧将军朱牧、宁远将军竺灵秀、严纲等开通钜野泽被淤塞的旧河道以连通黄河,随后王仲德率军进入黄河 [23]  ,在东郡凉城大破北魏军 [24]  ,收复凉城,并逼近北魏占领的滑台,北魏滑台守将尉建恐惧逃走,王仲德于是乘势入城,并声称: “晋国本来想以七万匹布帛换取魏国借道,岂料魏国守将突然弃城逃走。” [25]  东晋于是收复滑台。 [24]  随后,王仲德总合各路军队会和刘裕大军攻进潼关。 [26] 
义熙十三年(417年),长安平定,刘裕任命王仲德为太尉咨议参军。刘裕打算迁都到洛阳,众人讨论都认为是适当的。王仲德说: “不同寻常的事是人们所惊骇的,现在军队在外已经很久,将士们都想回去,所以应当以建邺为王业的基础。迁都应该等到国家全部统一以后。”刘裕十分赞同,并派王仲德负责押送姚泓先回彭城。 [27-28] 

王仲德开国元勋

永初元年(420年),刘裕称帝建宋后,思佐命之功,王仲德因功勋卓著,重封新淦县侯,增加食邑二千二百户,高于徐羡之王弘檀道济傅亮谢晦等人的二千户。 [29]  王仲德后被宋武帝刘裕屡次调任升迁,历职散骑常侍、领太子左卫率、左卫将军、冀州刺史等。 [30-31]  至永初三年(422年),刘裕临终前,诏令王仲德担任徐州刺史,进号“左将军”,并担任都督,都督淮北七州军事。 [32-35] 

王仲德解围青兖

景平元年(423年),北魏军侵犯刘宋河南,北魏明元帝拓跋嗣在进攻虎牢的同时,又派军从平原渡过黄河,进犯刘宋的青州、兖州。王仲德亲率徐州精兵北上救援兖州,屯驻湖陆(今山东鱼台县),抵挡住了北魏进攻。 [36-37]  不久,青州告急。王仲德又受命与北上救援的“监征讨诸军事”的檀道济会同,日夜兼程,救援青州。魏军听闻宋军向青州集结大军,便从青州撤军。王仲德随后又率军追赶魏军,向尹卯挺进,还未到尹卯,北魏军便已逃得很远了。于是,王仲德回军与檀道济会和,在济水、黄河入口,装治水军,以防魏军再度向西进犯。青、兖二州遂解除危机。 [38-41] 
元嘉二年(425年),王仲德进号安北将军。 [42-43] 
元嘉五年(428年),王仲德派遣步、骑兵各二千人进攻北魏所属的济阳、陈留二郡。 [44-45] 

王仲德元嘉北伐

元嘉七年(430年),王仲德与到彦之一起北伐,大破魏军。七月,北魏丢弃了黄河南岸的四个军事重镇,将兵力全部撤退到黄河以北。于是宋军轻易夺得滑台、碻磝、洛阳及虎牢等城,司、兖二州平定,三军都很高兴,唯独王仲德却有忧虑,他说: “各位将军完全不了解北方的真实情况,一定会中敌人的计谋。胡虏虽仁义道德不足,凶险狡诈却有余,他们今天弃城北归,一定正在集结会师。如果黄河冰封,势必会再次南下进攻,怎能不让人担忧!”不久,到彦之令刘宋各路军队进驻灵昌津,沿黄河南岸列阵守御,一直到潼关。十月初五,到彦之与王仲德,沿黄河南岸布防之后,回兵屯守东平郡。同月二十二日,魏军从委粟津渡过黄河攻打宋军,洛阳、虎牢接连失守。到彦之听说两城都失陷了,打算烧掉船只步行逃走。王仲德劝阻说: “洛阳既然失守,虎牢无法自立,道理必然是这样。现在贼兵走了欧宝体育还仍有土地千里,滑台还驻有强兵。如果就舍掉船只,士卒必定溃散。而应当进入济水到达马耳谷口,再仔细研究下一步的对策。”结果是到彦之未听王仲德劝告,回军沿着济南历城步行而上,烧掉了船只,丢弃了兵甲,回到彭城。 [46]  青兖二州陷入混乱,事后,王仲德受牵连被免官。 [47-48] 
元嘉八年(431年),青、兖二州告急,宋文帝复起用王仲德为宁朔将军,王仲德和檀道济一起率兵北上救援滑台,王仲德与段宏等人率军奋勇抗击魏军,大破拓跋乙旃眷的军队。又转战开进高梁亭,斩杀北魏济州刺史悉烦库结。 [49]  不过,后来因粮食用尽而退回,王仲德率军断后,计退魏军,魏人不敢追击。 [50] 

王仲德花甲镇边

元嘉九年(432年),王仲德又重新担任徐州刺史,加镇北将军。王仲德三临徐州,威德显扬于彭城。他建立佛寺,在塔中塑了白狼、童子像,是根据他在河北的经历而做的。 [51]  [52] 
元嘉十年(433年),在任徐州刺史的基础之上,又加领兖州刺史,宋文帝将边关诸州郡的军事防务全部委以仲德。王仲德以花甲之年肩负起为刘宋王朝镇抚北部边境的重任,北魏太武帝闻之叹服,王仲德镇边五年期间,魏人从未犯境,文帝几次下召嘉许。 [51]  [53] 

王仲德晚年生活

元嘉十三年(436年),晋升称号为镇北大将军,位列朝中武官之首,地位仅次于“三公”。 [54-55] 
元嘉十五年(438年),一代名将王仲德逝世,享年72岁,谥号为“桓侯”。宋文帝甚为悲痛,下召在他的庙中设立白狼、童子坛,每次祭祀,一定要亲自祈祷。 [56-58] 

王仲德人物成就

编辑
王仲德是刘裕进行造宋事业过程中最核心的心腹重臣,自刘裕掌权建立军府、霸府起,就是府中的核心要员,是在《宋书.武帝本纪》,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成员,在诸多刘宋开国功勋中,寿命最长。其进入刘裕霸府的时间,远早于檀道济、王镇恶等人。在刘裕北伐后秦时,他更是“督前锋诸军事”,檀道济、王镇恶等皆受其“统领”,史称“入关之役,檀、王咸出其下”。在《宋书》、《南史》中,获得了“功冠诸将”的评价。其后在宋文帝朝,屡次出镇北方边境,抵御北魏,为刘宋王朝的创立和稳固作出了巨大贡献。 [59] 

王仲德人物评价

编辑

王仲德总评

王仲德原来生于北方,前秦溃败后渡江南归东晋,但因并非名门望族出身,备受冷落,在桓玄篡位时,投奔刘裕。因沉稳谨慎,文韬武略,颇为刘裕倚重,刘裕每次对外出征,王仲德总伴随左右,成为刘裕集团的最重要的将领之一。在追随刘裕南征北战的过程中,王仲德屡次担任前锋,冲锋陷阵,始终不渝,为刘宋王朝的建立立下汗马功劳。在宋武帝时,就已晋封“侯”爵。在宋文帝时,参与北伐,计退北魏。元嘉北伐后,以花甲之年镇守边关抵御北魏,北魏太武帝闻之叹服,镇边期间,魏人从未犯境。宋文帝甚为倚重敬佩,晋升称号为镇北大将军,位列朝中武官之首,地位仅次于“三公”,堪称南北朝前期一位功勋卓著的名将。

王仲德历代评价

刘裕: "散骑常侍、尚书仆射、镇军将军、丹阳尹徐羡之,监江州豫州之西阳新蔡诸军事、抚军将军、江州刺史华容侯王弘,散骑常侍、护军将军作唐男檀道济,中书令、领太子詹事傅亮,侍中、中领军谢晦,前左将军、江州刺史宜阳侯檀韶,使持节、雍梁南北秦四州荆州之河北诸军事、后将军、雍州刺史关中侯赵伦之,使持节、督北徐兖青三州诸军事、征虏将军、北徐州刺史南城男刘怀慎,散骑常侍、领太子左卫率新淦侯王仲德,前冠军将军、北青州刺史安南男向弥,左卫将军滠阳男刘粹,使持节、南蛮校尉佷山子到彦之,西中郎司马南郡宜阳侯张邵,参西中郎将军事、建威将军、河东太守资中侯沈林子等,或忠规远谋,扶赞洪业;或肆勤树绩,弘济艰难。经始图终,勋烈惟茂,并宜与国同休,飨兹大赉。羡之可封南昌县公,弘可华容县公,道济可改封永修县公,亮可建城县公,晦可武昌县公,食邑各二千户;韶可更增邑二千五百户,仲德可增邑二千二百户;怀慎、彦之各进爵为侯,弥改封曲江县侯、粹改封建安县侯,并增邑为千户;伦之可封霄城县侯,食邑千户;邵可封临沮县伯,林子可封汉寿县伯,食邑六百户。开国之制,率遵旧章。" [29] 
沈约: ①“仲德功冠诸将”;②“帝深纳之”。 [59] 
李延寿: 王仲德受任二世,能以功名始终。入关之役,檀、王咸出其下。元嘉北讨,则受督于人;有蔺生之志,而无关公之愤,长者哉! [60] 
顾祖禹: 宋元嘉七年,到彦之屯东平,闻洛阳虎牢不守,欲焚舟步走,引兵南还。王仲德曰: 虏去欧宝体育犹千里,滑台尚有强兵,若遽舍舟南走,士卒必散。当引舟入济,至马耳谷口,更详所宜。盖仲德欲引舟师自济入淄,至马耳谷,由此可以南保兖州,东固青州也。 [61] 

王仲德相关争议

编辑

王仲德名称记载争议

《宋书.王仲德传》完整原文在北宋时便已散失,现今《宋书》中的王懿传是后人根据其他材料比对后补进去的。按: 《宋书》其他纪传皆称呼其为“王仲德”,而不用“王懿”。乃至《宋书.文帝本纪》中,宋文帝发布的诏令中提到的“王仲德”,仍然是用“王仲德”,而非“王懿”。可知,王仲德并没有将名姓复用为早年的"王懿"。即使,李延寿《南史》将其称呼为“王懿”,但在史论,却又以“王仲德”称之。按: 《南史》中的刘宋传纪的末尾史论基本上是照抄《宋书》,可知《宋书》王仲德传的最初原文,当完全是以“王仲德”称之。因此,现今看到的《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传主目录中的“王懿”,当是北宋后,补《宋书》者,受李延寿的影响,没有将目录中的“王懿”改回“王仲德”。

王仲德籍贯争议

王仲德作为晚渡北人,其籍贯在当时就备受争议。一来晚渡北人在东晋至南朝前期,都备受歧视,即使是北方的高门大族晚渡,地位也得次于江左第二等的吴姓士族;如果不是特别高的门第出身,晚渡后的地位可能连江左庶族都比不了。因此,当时时常有晚渡北人造假自己的籍贯的事情出现。由于王仲德渡江后,自叙为太原祁县人、东汉司徒王允弟王懋的七世孙,但由于投靠出身早渡的太原王氏的王愉,无法证明与王愉同祖,不获王愉礼待,而被时人质疑他出身魏晋高门太原王氏的真实性。又王氏亲族王玄邈在《南齐书‧王玄邈传》更被记载为下邳人,说明当时南方的高门士族都不采纳王仲德等自称太原王氏的晚渡北人的籍贯身份,而称他们家族为下邳王氏。 [62] 
也有人根据北魏的太原郭逸娶王仲德的姐姐王氏之事 [63]  ,指出太原郭氏在北魏的时候还是远低于太原王氏的并没有郡望的三、四等士族(太原郭氏到唐朝才晋升为高门),不可能与一等的郡望极高的太原王氏通婚。因此认为王仲德的太原籍贯可能确实为真,但并非来自高门的太原王氏,并不是东汉王允家族的子孙,而只是太原的一个没有郡望的普通的门第家族出身。

王仲德史籍记载

编辑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59] 
《南史.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五》 [60] 
参考资料
  • 1.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自言汉司徒允弟幽州刺史懋七世孙也。祖宏,事石季龙;父苗,事苻坚,皆为二千石。
  • 2.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仲德少沈审,有意略,通阴阳,解声律。苻氏之败,仲德年十七,与兄睿同起义兵,与慕容垂战,败;仲德被重创走,与家属相失。路经大泽,不能前,困卧林中。忽有青衣童儿骑牛行,见仲德,问曰: "食未?"仲德告饥。儿去,顷之复来,携食与之。仲德食毕欲行,会水潦暴至,莫知所如。有一白狼至前,仰天而号,号讫,衔仲德衣,因渡水;仲德随之,获济,与睿相及。渡河至滑台,复为翟辽所留,使为将帅。
  • 3.    《南史.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五》: 仲德少沉审,有意略,事母甚谨,学通阴阳,精解声律。苻氏之败,仲德年十七。及兄睿同起义兵,与慕容垂战,败,仲德被重创走,与家属相失。路经大泽,困未能去,卧林中。有一小儿青衣,年可七八岁,骑牛行,见仲德惊曰: "汉已食未?"仲德言饥,小儿去,须臾复来,得饭与之。食毕欲行,而暴雨莫知津逗。有一白狼至前,仰天而号,号讫衔仲德衣,因度水,仲德随后得济,与睿相及。度河至滑台,复为翟辽所留,使为将帅。
  • 4.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积年,仲德欲南归,乃奔太山,辽遣骑追之急,夜行,忽有炬火前导,仲德随之,行百许里,乃免。
  • 5.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晋太元末,徙居彭城。兄弟名犯晋宣、元二帝讳,并以字称。睿字元德。北土重同姓,谓之骨肉,有远来相投者,莫不竭力营赡;若不至者,以为不义,不为乡里所容。仲德闻王愉在江南,是太原人,乃往依之;愉礼之甚薄,因至姑孰投桓玄。
  • 6.    《南史.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五》: 晋太元末,徙居彭城。兄弟名犯晋宣、元二帝讳,故皆以字行。睿字元德。北土重同姓,并谓之骨肉,有远来相投者,莫不竭力营赡。若有一人不至者,以为不义,不为乡邑所容。仲德闻王愉在江南贵盛,是太原人,乃远来归愉。愉接遇甚薄,因至姑孰投桓玄。
  • 7.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值玄篡,见辅国将军张畅,言及世事,仲德曰: "自古革命,诚非一族,然今之起者,恐不足以成大事。" 元德果敢有智略,武帝甚知之,告以义举,使于都下袭玄。仲德闻其谋,谓元德曰: "天下之事,不可不密,应机务速,不在巧迟。玄每冒夜出入,今若图之,正须一夫力耳。"事泄,元德为玄所诛,仲德奔窜。会义军克建业,仲德抱元德子方回出候武帝,帝于马上抱方回与仲德相对号泣,追赠元德给事中,封安复县侯,以仲德为中兵参军。
  • 8.    《南史.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五》: 值玄篡,见辅国将军张畅,言及世事。仲德曰: "自古革命,诚非一族,然今之起者恐不足以济大事。"元德果劲有计略,宋武帝甚知之,告以义举,使于都下袭玄。仲德闻其谋,谓元德曰: "天下事不可不密,且兵亦不贵迟巧。玄情无远虑,好冒夜出入,今取之正须一夫力耳。"事泄,元德为玄诛,仲德窜走。会义军克建邺,仲德抱元德子方回出候武帝,帝于马上抱方回,与仲德相对号恸。追赠元德给事中,封安复县侯,以仲德为镇军中兵参军。
  • 9.    《资治通鉴·晋纪·晋纪三十七》载: (义熙五年)中兵参军王仲德言于裕曰。此条载: 义熙五年。可知,义熙五年,王仲德仍为刘裕霸府中兵参军。
  • 10.    《宋书》王仲德本传在北宋时,便散失。今《宋书》补王懿本传,载404年,刘裕任命王仲德为中兵参军一职。而李延寿《南史》为镇军中兵参军。404年,刘裕以镇军将军开府。故《南史》是具体交待,王仲德担任刘裕镇军府中兵参军一职。《宋书》补者,仅提“中兵参军”,当是404年-410年间,刘裕先后任镇军将军、车骑将军、中军将军,并建立霸府,霸府中兵参军一职,皆为王仲德担任,故只以“中兵参军”交待王仲德这一段时间的职务。《建康实录》、《资治通鉴》等史料,亦能佐证,刘裕迁任车骑将军、中军将军时,当时将军府中的中兵参军仍为王仲德。
  • 11.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武帝伐广固,仲德为前锋,大小二十余战,每战辄克。
  • 12.    《南史.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五》: 武帝伐广固,仲德为前驱,战辄破之,大小二十余战。
  • 13.    《宋书.武帝本纪》: “冠军将军刘敬宣屯北郊,辅国将军孟怀玉屯丹阳郡西,建武将军王仲德屯越城,广武将军刘默屯建阳门外。”此条,载王仲德为建武将军。发生于灭南燕后的第二个月,可知,王仲德,在灭南燕后进号为“建武将军”。
  • 14.    《宋书.武帝本纪》: “七月庚申,群贼自蔡洲南走,还屯寻阳。遣辅国将军王仲德、广川太守刘钟、河间太守蒯恩追之。”此条记载,王仲德已由建武将军晋升为辅国将军。
  • 15.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及卢循寇逼,败刘毅于桑落,帝北伐始还,士卒创痍,堪战者可数千人。贼众十万,舳舻百里,奔败而归者,咸称其雄。众议并欲迁都,仲德正色曰: "今天子当阳而治,明公命世作辅,新建大功,威震六合。妖贼豕突,乘欧宝体育远征,既闻凯入,将自奔散。今自投草间,则同之匹夫;匹夫号令,何以威物?义士英豪,当自求其主尔。此谋若行,请自此辞矣。"帝悦之,以仲德屯越城。及贼自蔡洲南走,遣仲德追之。贼留亲党范崇民五千人,高舰百余,城南陵。仲德攻之,大破崇民,焚其舟舰,收其散卒。
  • 16.    《宋书.武帝本纪》: 循初自蔡洲南走,留其亲党范崇民五千人,高舰百余,戍南陵。王仲德等闻大军且至,乃进攻之。十一月,大破崇民军,焚其舟舰,收其散卒。
  • 17.    《宋书.武帝本纪》: 公知其欲战,且虑贼战败,或于京江入海,遣王仲德以水舰二百于吉阳下断之。
  • 18.    《宋书.武帝本纪》: 循、道覆率众数万,方舰而下,前后相抗,莫见舳舻之际。公悉出轻利斗舰,躬提幡鼓,命众军齐力击之;又上步骑于西岸。右军参军庾乐生乘舰不进,斩而徇之,于是众军并踊腾争先。军中多万钧神弩,所至莫不摧陷。公中流蹙之,因风水之势,贼舰悉泊西岸,上军先备火具,乃投火焚之。烟焰张天,贼众大败,追奔至夜乃归。循等还寻阳。初分遣步军,莫不疑怪,及烧贼舰,众乃悦服。召王仲德,请还为前驱
  • 19.    《宋书.武帝本纪》: 公知其欲战,且虑贼战败,或于京江入海,遣王仲德以水舰二百于吉阳下断之。十二月,循、道覆率众数万,方舰而下,前后相抗,莫见舳舻之际。公悉出轻利斗舰,躬提幡鼓,命众军齐力击之;又上步骑于西岸。右军参军庾乐生乘舰不进,斩而徇之,于是众军并踊腾争先。军中多万钧神弩,所至莫不摧陷。公中流蹙之,因风水之势,贼舰悉泊西岸,上军先备火具,乃投火焚之。烟焰张天,贼众大败,追奔至夜乃归。循等还寻阳。初分遣步军,莫不疑怪,及烧贼舰,众乃悦服。召王仲德,请还为前驱,留辅国将军孟怀玉守雷池。循闻有大军上,欲走向豫章,乃悉力栅断左里。大军至左里,将战,公所执麾竿折,折幡沈水,众并怪惧。公欢笑曰: "往年覆舟之战,幡竿亦折;今者复然,贼必破矣。"即攻栅而进。循兵虽殊死战,弗能禁。诸军乘胜奔之,循单舸走。所杀及投水死,凡万余人。纳其降附,宥其逼略。遣刘藩、孟怀玉轻军追之。循收散卒,尚有数千人,径还广州。
  • 20.    《南史.卷二十五.列传十五》: 及武帝与循战于左里,仲德功冠诸将,封新淦县侯。
  • 21.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功冠诸将,封新淦县侯。
  • 22.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义熙十二年北伐,进仲德征虏将军,加冀州刺史,为前锋诸军事。冠军将军檀道济、龙骧将军王镇恶向洛阳,宁朔将军刘遵考、建武将军沈林子出石门,宁朔将军朱超石、胡藩向半城,咸受统于仲德。
  • 23.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仲德率龙骧将军朱牧、宁远将军竺灵秀、严纲等开钜野入河。
  • 24.    《宋书.武帝本纪》: 公又遣北兖刺史王仲德先以水军入河。仲德破索虏于东郡凉城,进平滑台。
  • 25.    《魏书·叔孙建传》: “兖州刺史尉建率所部弃城济河,仲德遂入滑台。乃宣言曰: ‘晋本意欲以布帛七万匹假道于魏,不谓魏之守将便尔弃城。’”
  • 26.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乃总众军,进据潼关。
  • 27.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长安平,以仲德为太尉咨议参军。武帝欲迁都洛阳,众议咸以为宜。仲德曰: "非常之事,常人所骇。今暴师日久,士有归心,固当以建业为王基,俟文轨大同,然后议之可也。"帝深纳之,使卫送姚泓先还彭城。
  • 28.    《南史.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五》: 长安平,以仲德为太尉谘议参军。武帝欲迁都洛阳,众议咸以为宜。仲德曰: "非常之事人所骇,今暴师经载,士有归心,故当以建邺为王基。迁都宜候文轨大同。"帝深纳之。使卫送姚泓先还彭城。
  • 29.    《宋书.卷四十三.列传第三》: 上初即位,思佐命之功,诏曰: "散骑常侍、尚书仆射、镇军将军、丹阳尹徐羡之,监江州豫州之西阳新蔡诸军事、抚军将军、江州刺史华容侯王弘,散骑常侍、护军将军作唐男檀道济,中书令、领太子詹事傅亮,侍中、中领军谢晦,前左将军、江州刺史宜阳侯檀韶,使持节、雍梁南北秦四州荆州之河北诸军事、后将军、雍州刺史关中侯赵伦之,使持节、督北徐兖青三州诸军事、征虏将军、北徐州刺史南城男刘怀慎,散骑常侍、领太子左卫率新淦侯王仲德,前冠军将军、北青州刺史安南男向弥,左卫将军滠阳男刘粹,使持节、南蛮校尉佷山子到彦之,西中郎司马南郡宜阳侯张邵,参西中郎将军事、建威将军、河东太守资中侯沈林子等,或忠规远谋,扶赞洪业;或肆勤树绩,弘济艰难。经始图终,勋烈惟茂,并宜与国同休,飨兹大赉。羡之可封南昌县公,弘可华容县公,道济可改封永修县公,亮可建城县公,晦可武昌县公,食邑各二千户;韶可更增邑二千五百户,仲德可增邑二千二百户;怀慎、彦之各进爵为侯,粹改封建安县侯,并增邑为千户;伦之可封霄城县侯,食邑千户;邵可封临沮县伯,林子可封汉寿县伯,食邑六百户。开国之制,率遵旧章。"
  • 30.    《宋书.卷四十三.列传第三》: 散骑常侍、领太子左卫率新淦侯王仲德。
  • 31.    《宋书.武帝本纪》: 己亥,以左卫将军王仲德为冀州刺史。
  • 32.    《宋书.武帝本纪》: (二年)己亥,以左卫将军王仲德为冀州刺史。
  • 33.    《宋书.武帝本纪》: (三年)壬子,以前冀州刺史王仲德为徐州刺史。
  • 34.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武帝受命,累迁徐州刺史,加都督。
  • 35.    《宋书.文帝本纪》: (元嘉二年)“三月乙丑,左将军、徐州刺史王仲德”,可知王仲德的徐州刺史,是进号了“左将军”。
  • 36.    《资治通鉴·宋纪·宋纪一》: 魏主至冀州,遣楚兵将军、徐州刺史叔孙建将兵自平原济河,徇青、兖。豫州刺史刘粹遣治中高道瑾将步骑五百据项城,徐州刺史王仲德将兵屯湖陆。
  • 37.    《宋书.索虏传》: 豫州刺史刘粹遣治中高道瑾领步骑五百据项,又遣司马徐琼继之,台遣将辅伯遣、姚珍、杜坦、梁灵宰等水步诸军续进。徐州刺史王仲德率军次湖陆。
  • 38.    《资治通鉴·宋纪·宋纪一》: 青州刺史东莞竺夔镇东阳城,遣使告急。己丑,诏南兖州刺史檀道济监征讨诸军事,与王仲德共救之。
  • 39.    《资治通鉴·宋纪·宋纪一》: 檀道济至彭城,以司、青二州并急,而所领兵少,不足分赴;青州道近,竺夔兵弱,乃与王仲德兼行先救之。
  • 40.    《宋书.索虏传》: 虏安平公等诸军从青州退还,径趋滑台;檀道济、王仲德步军乏粮,追虏不及。道济于泰山分遣仲德向尹卯,道济停军湖陆。仲德未至尹卯,闻虏已远,还就道济,共装治水军。
  • 41.    《资治通鉴·宋纪·宋纪一》: 叔孙建自东阳趋滑台,道济分遣王仲德向尹卯。道济停军湖陆,仲德未至尹卯,闻魏兵已远,还就道济。
  • 42.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元嘉三年,进号安北将军。
  • 43.    《宋书.文帝本纪》: 三月乙丑,左将军、徐州刺史王仲德进号安北将军。
  • 44.    《资治通鉴·宋纪·宋纪三》: 徐州刺史王仲德遣步骑二千伐魏济阳、陈留。
  • 45.    《魏书·帝纪·卷四》: 刘义隆淮北镇将王仲德遣步骑二千余入寇济阳、陈留。
  • 46.    《资治通鉴·宋纪·宋纪三》
  • 47.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元嘉七年,与到彦之北伐,大破虏军。诸军进屯灵昌津。司、兖既定,三军咸喜,仲德独有忧色,曰: "胡虏虽仁义不足,而凶狡有余,今敛戈北归,并力完聚,若河冰冬合,岂不能为三军之忧!"十月,虏于委粟津渡河,进逼金墉,虎牢、洛阳诸军,相继奔走。彦之闻二城不守,欲焚舟步走,仲德曰: "洛阳既陷,则虎牢不能独全,势使然也。今贼去欧宝体育千里,滑台犹有强兵,若便舍舟奔走,士卒必散。且当入济至马耳谷口,更详所宜。"乃回军沿济南历城步上,焚舟弃甲,还至彭城。仲德与彦之并免官。
  • 48.    《南史.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五》: 元嘉中,到彦之北侵,仲德同行。魏弃河南,司、兖三州平定,三军咸喜,而仲德有忧色,曰: "诸贤不谙北土情伪,必堕其计。"诸军进屯灵昌,魏军于委粟津度河,虎牢、洛阳并不守。彦之闻二城并没,欲焚舟步走。仲德曰: "洛阳既败,虎牢无以自立,理数必然也。去欧宝体育犹自千里,滑台尚有强兵。若便舍舟,士卒必散。且当入济至马耳谷口,更详所宜。"乃回军沿济南历城步上,焚舟弃甲,还至彭城。仲德坐免官。
  • 49.    《资治通鉴》: 丁酉,道济至寿张,遇魏安平公乙旃眷,道济帅宁朔将军王仲德、骁骑将军段宏奋击,大破之;转战至高梁亭,斩魏济州刺史悉烦库结。
  • 50.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寻与檀道济救滑台,粮尽而归。
  • 51.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九年,又为镇北将军、徐州刺史。明年,加领兖州刺史。仲德三临徐州,威德著于彭城,立佛寺作白狼、童子像于塔中,以河北所遇也。
  • 52.    《宋书.文帝本纪》: (九年)秋七月戊辰,以尚书王仲德为镇北将军、徐州刺史。
  • 53.    《宋书.文帝本纪》: 十年春正月甲寅,镇北将军、徐州刺史王仲德加领兖州刺史。
  • 54.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十三年,进号镇北大将军。
  • 55.    《宋书.文帝本纪》: (十三年)夏五月戊辰,镇北将军、徐兖二州刺史王仲德进号镇北大将军。
  • 56.    《宋书.文帝本纪》: (十五年)辛卯,镇北大将军、徐州刺史王仲德卒。
  • 57.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十五年,卒,谥曰桓侯。亦于庙立白狼、童子坛,每祭必祠之。
  • 58.    《南史.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五》:十五年卒,谥曰桓侯。亦于庙立白狼、童子坛,每祭必祠之。
  • 59.    《宋书.卷四十六.列传第六》
  • 60.    《南史.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五》
  • 61.    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 .卷三十一》
  • 62.    《南齐书‧王玄邈传》
  • 63.    《魏书.列传.第二十三》
展开全部 收起